我有嘉宾 I 吴婷对话视频创业者:做了一年短视频,为什么仍是

我有嘉宾 I 吴婷对话视频创业者:做了一年短视频,为什么仍是

2016年,紫牛基金创始人张泉灵早年 把papi酱,马东,罗振宇比喻为视频创业领域的“春天”“夏天”“秋天”。罗振宇把内容创业带进了充满期望 的春天,而papi酱一条广告2200万的热度,让整个视频行业沸腾,而终究 马东的创业则证明了全民走红的内容赢家通吃。在内容创业的鼎盛期,每天,数百万到上亿人民币不等的融资工作 ,时刻都在上演。然而,张狂 之春,收获之秋往后 ,内容创业堕入 了白转黑。

当遍地黄金的内容空白期一过,更多人堕入 了严峻 的焦虑。关于 做内容发家 的创业者来说,虽然 懂内容是优势,但内容又恰恰是一件很难规模化的事。尤其当资本引入后,内容现已 不再是仅有 的优势,变现难的开展 瓶颈仍然 是他们心中最深的痛。

当垂直向上或是向下拓展都遇到了阻碍,那就只能横向进行内容规模化的扩张,于是,越来越多的内容创业者开始抱团取暖和 ,关于 幸存的创业者而言,日渐兴起的MCN究竟是炒概念,仍是 一个能改变短视频生态,提高 变现功率 的的新机会 ?

2017年12月,由「麻辣娱投、新元资本」主办的第六届中国文化产业资本大会上,「我有嘉宾」首席观察员吴婷就约请 了六位内容专精创业者和一位专业投资人,对2017年,短视频投资领域的新宠,MCN这一现象,进行了思辨和讨论,以期协助 更多的内容创业团队厘清市场趋势,习气 新的规则。

对话中,吴婷与对谈者将围绕着内容创业者最关怀 的话题,进行讨论,精彩话题包括:

视频创作者应该抱团赶向下半场吗,假如 不抱团会怎样?

关于 投资者而言,假定 在做内容和做MCN的两个公司之间,做一个取舍,会更倾向于投哪一个 ?

MCN解决了谁的需要,为什要注重 MCN?

MCN是不是垂直后时代的格局和未来?

我有嘉宾 I 吴婷对话视频创业者:做了一年短视频,为什么仍是

嘉宾传媒创始人吴婷

智囊团成员:

袁海:青藤文化联合创始人

公司作品《污萌少女李小白》 《了解 了妈》

徐广宇: 炎炎视频创始人

公司作品:《尖叫吧 !路人!》

王约翰:星驰传媒创始人

公司作品:《爸爸去哪儿》《我是演说家》《人生第一次》《两天一夜》

凌伶:兰渡文化创始人

公司作品:《蜜食》、《佳人 蜜制》

赵子龙:大将传媒创始人

公司作品: 《女王与会长》

孙华宁: 聚粉文化创始人

公司作品:女团SSIDOL

童玮亮:梧桐资本创始人

以下是现场实录,有删减。

我有嘉宾 I 吴婷对话视频创业者:做了一年短视频,为什么仍是

兰渡文化创始人凌伶

视频创作者正在抱团赶向下半场?

吴婷:现在有一种说法,视频创作者正在抱团赶向下半场,不知道你们是否认同这样的说法?假如 不抱团会怎样?

童玮亮:这个中心 我们跟很多公司也都聊过,先从自己做内容切入,可能会去签这个方向的中部的一些内容创作者,然后我们作为MCN这个公司,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广告或者其他更多效能 ,整体 来说这个方向其实应该仍是 不错的方向。

凌伶:这个也是我们公司开展 过程傍边 必定 的一个步骤。因为一家公司出产 内容是有限量的,不可能每一年 出产 几百、几千的内容,而我们触摸 到很多的品牌方,有很多不同的诉求。我们建立 这个联盟,就是为了让更多的内容发生 方可以找到适合 他们的品牌,让你品牌可以找到内容,内容可以找到营销方。

我有嘉宾 I 吴婷对话视频创业者:做了一年短视频,为什么仍是

梧桐资本创始人童玮亮

做内容和做MCN,哪一个更容易赢得投资人的喜欢 ?

吴婷:作为一个投资人,一个是做内容的,一个是做MCN,他们的应收和利润是差不多的状况,你更倾向于投什么?

童玮亮:两类公司我们都会去投,我想说,内容创业者不管你是做文字的、视频的、动漫的或者是线下的,你想做很多事,你拿一支笔写下来,把二三四五悉数 干掉,只干一。因为看到风口做一件你自己没那么酷爱 的事,对不起,你的失败几率太大,并且 投资者很快跟你出来,很难取得 投资。

MCN最强的应该是什么?其实内容和变现两个一样重要。我一直 认为没有优质的内容,你想去变现也没有机遇 变现。所以我的观点 是,内容行业永远有黑马出来,永远有机遇 ,但是 作为一个内容行业的从业者,假如 关于 内容没有热衷,没有情怀,没有抱负 主义,那变现就是一个故事。

我有嘉宾 I 吴婷对话视频创业者:做了一年短视频,为什么仍是

青藤文化联合创始人袁海

MCN解决了谁的火急 需要?

吴婷:把话题说了这么久,什么是MCN呢?我们可以讨论一下吗?现在比较注重 的“得到”是不是MCN?迪士尼是不是MCN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