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晓鸽、阎焱共话中国创投二十年

第十七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上,嘉宾传媒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吴婷、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和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,三人就“创投二十年”为主题,进行了精彩的对话评论 。

以下为对话实录(部分有删减

熊晓鸽、阎焱共话中国创投二十年


掌管 人吴婷:上一年 清科会议上出了一本书,叫做《中国创投简史》,记载 的就是这20年来的潮起潮落、风起云涌的故事,书里提及率最高的名字是熊晓鸽和阎焱。我很幸运 成为本场对话的掌管 人。问问二位,这20年来你们碰到最大的坑是什么?你们从业多久了?

熊晓鸽:我是92年开始做投融资,93年5月底融了第一个2千万美元的基金,之后就开始投资,从融资开始到现在现已 有25年。

掌管 人吴婷:多大的时分 开始做投资的?

熊晓鸽:我中学毕业就开始做这个事。我一直跟别人 说,我是90后,因为我是91年11月6日参加IDG。在参加IDG之前,我在波士顿一个叫《电子导报》的杂志社里工作,后来该杂志还出了中文版,我当时在英文版工作就跑硅谷。

当时在硅谷,很多出产 半导体元器件的公司。我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什么叫风投,那个时分 我们杂志还办了一个专栏,是写亚太区域 的风险投资。我当时采访过很多做风投的人,每一年 也搞评比。

1991年,我回国了,彼时国内还不不知道什么叫风投。我本科在湖南大学读的,我的同学很多在深圳,他们想创业,我说你们去找风投吧,但咱们都不知道风投干什么的。我那个时分 回国有两个梦想,一个想办更多的专业杂志,把硅谷128公路那些成功的信息介绍到国内来;第二个想做风投,IDG麦戈文董事长跟我一谈,一拍即合,我就加入了IDG,回国来做这两件事。

熊晓鸽、阎焱共话中国创投二十年


掌管 人吴婷:阎总您是从事创投行业多少年了?

阎焱:我是94年在华盛顿参加了AIG基金,94年开始,晓鸽是回国深耕,我那个时分 仍是 飞来飞去的。

情怀or理性,投资人该怎么选?

掌管 人吴婷:两位老司机,你们认为自己在从事创投行业20多年做得最有情怀的一件事是什么?

熊晓鸽:现在来讲,赔钱的生意一定是情怀的缘故。我现在碰到很多的人,你要是做公益和慈悲 ,就说很有情怀。

阎焱:作为基金以赚钱为用意,肯定 不会因为一个情怀而去投资;但是 在公益方面我们投过,比如投的绿色江河,完全不考虑回报,只考虑对社会的公益。作为一个职业投资人,其实情怀和你的投资是两回事,假如 一个人是为了情怀而投资的话,我觉得最好是在政府基金工作,不要在一个私营基金里边 工作。

熊晓鸽:反问一下,阎焱好像投了你,是投情怀,仍是 投商业呢?

掌管 人吴婷:我的天使机构在这里——深创投,还有倪总,他们都是我的天使投资人,我认为他们是认可我的。

阎焱:我们不是投情怀,是要赚钱的。但每一个 投资人不一样,熊晓鸽是情怀比较多的人,我是底子 上没有什么情怀的人,所以我投资上只赚钱。

熊晓鸽:我觉得现在呈现 了一个误区,很多人都觉得投前期 都可能是情怀,但我认为做任何一件事仍是 要有情怀。就像我当年回国的时分 ,我跟麦先生去谈,想去做杂志。后来我想做风投,我之前向来 没有做过,他仍是 投资了我,我觉得这就是是一种情怀。

因为这个情怀,更多的是你大约 有一个方向,然后感染了给你钱的人。所以我觉得情怀和商业是不矛盾的。只是在评价 项用意时分 ,我们一定要对市场、对产品做理性的分析和判断。

阎焱:我补充一下,你方才 提到了这个问题其实触及 到一个投资十分 根赋性 的问题,就是投资的本质是一个理性的决策,所以在你理性决策中,你的情绪化究竟 扮演不扮演一个人物 ,或者扮演一个人物 到什么样的程度?我觉得这其实是任何一个职业投资,包括风险投资每天都会面对 的一个问题。

从本质上来讲,投资是一个理性的选择。你作为一个职业主管 人管理LP的钱,LP投你不是投情怀,是为了赚钱。你的履约职责 是要赚钱,而不是投情怀。每一个 人都不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理性,可能我们在选择一个投资方向时,比如我是环保主义者,我就很天然 地对环保和教育的这些行业中心 有倾向 。